第18章 进宫前夕

待皇帝缓过来了些,樊首辅叹了口气,开了口。

“陛下若是还挂念着皇后,那便听臣的话。”他望着皇帝说道,“若皇后如今还在…臣想,也会劝陛下留下这些东西的。这四国武会如今尚在进行,汪府的那些东西弄去清理了番,可当作外交礼送去,也省得留在陛下眼前惹得心烦。”

皇帝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坐回乌木椅上,点头道:“见渊此言有理,届时就照你说的去办。”

樊首辅作揖应是,稍作一番斟酌,又道:“臣见秦侍郎方才似乎还有事要禀报,觉着难得,陛下是否要召秦侍郎来御书房上奏?”

皇帝颔首,白发公公即刻迈着碎步出了房。

——

——

“召我进宫?”

凉州王府,苏清玄一脸讶异地看着带来口谕的白发公公,道:“没搞错吧?我昨夜在汪府查案到后半夜才得了休息,到现在我连两个时辰都没睡到。眼见着下午还要参加复赛呢,上午没补够昨夜的觉来,下午我怕是要睡死在擂台上。”

白发公公有些汗颜,道:“苏二公子此言差矣,陛下召您,是想要表彰您的功劳啊。”

苏清玄伸手打个哈欠,摇了摇头:“昨晚那案子吧,没我啥事儿,都是那云良小子的功。要表彰就表彰他吧,我还要补觉呢。”

“呃……您说的那位小师傅,也是要一同入宫觐见的。”白发公公赔着笑道,“陛下召您苏二公子,和您带来的那位小师傅入宫见驾。”

苏清玄却依然不领情,转身就要走回院子,道:“那就叫他替我领了份赏赐罢!趁着离复赛还有几个时辰,再睡会儿……”

白发公公一脸黑线,开口正要唤声“苏二公子且慢”,却被个清冷的男声给抢了先。

“舍弟年幼,秉性顽劣,还望江公公海涵。”

苏清玄和江公公都是一愣,齐齐回头,原来是这凉州王府的大公子,苏清泊。只见他如旧地穿着一袭白衣,清瘦而端正,明明是一身的病态,却给人某种不明的美感。

“二弟昨夜查案甚晚,请公公体谅。”他温和笑道,“江公公大可不必等候在府前,二弟还要为进宫做些许准备,估摸着没那么快。公公不妨先回宫与陛下知会一声,二弟过后就到。”

苏清玄却不乐意了,他拿眼珠子嗔着苏清泊——凭什么私自替他做了主?

江公公也愿卖苏清泊一个面子,别无二话,笑呵呵地应了声是,转身离去。

“大哥,你这就不对了。”苏清玄看着他,撇嘴说道:“虽说您是我长兄,但替我做主…还是轮不上的吧?”

苏清泊向前朝他迈了一步,定眼望他,轻声开口道:“你昨夜之所以参与汪府那案子,不就是想在陛下面前露脸么?既然如此,你为何拒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