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绝对的耻辱

“青青是吗?”唐迹看了眼许清欢,药性差不多已经开始发作了,许清欢的眼神多了几分迷离。唐迹笑着指了指托盘里的假阳具,“去把这个,塞到那个女人的身体里!”

青青有些惊讶,却还是照做了。有钱人什么花样不会玩,在夜场她见的也不少了。不过带着女人过来玩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青青拿着假阳具慢慢塞进了许清欢的下体。一种难以启齿的羞辱感,包裹着许清欢,让许清欢有些无地自容。许清欢不敢置信的看着唐迹,“混蛋,你,你要干什么!”

唐迹吐了口烟圈,得意的笑了,“做什么?当然是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了!我现在可是你的金主,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难道你有意见?还是说你想我告诉宁宁,你根本就是一个跑夜场的坐台小姐呢?”

许清欢的双手双脚都被牢牢的捆绑在了椅子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反而让绳子勒的手腕脚腕都红肿了一片。在听到唐迹的威胁后,许清欢停止的挣扎,可是嘴上还是不停的骂着。

“变态,神经病!你放开我!”许清欢的声音渐渐软了下去,原来她刚刚喝的那杯水,根本就是催情剂,此刻她觉得浑身都燥热难耐的很。说出来的话都已经开始软弱无力。

唐迹很满意许清欢现在的表现。走到许清欢的身边,伸手在许清欢的胸前捏了一下,“嗯!”许清欢被刺激的哼了出来。在别人的面前,发出这样的音节,许清欢觉得很是羞耻,连忙底下了头。

唐迹捏着许清欢的下巴,对上许清欢的双眼,满含笑意,“许清欢,今天我就让你免费学习一下!看看别人是怎么伺候男人的!”

说完又勾了勾手,“青青,过来!”

唐迹回到了沙发上坐下,让那个叫青青的妖艳女人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这样的情形,青青当然知道,接下来就是她的表演时间了。

熟练的替唐迹脱去了外衣,然后扭动着身躯,一点一点的退掉了自己的衣服,勾着唐迹的脖子,开始亲吻唐迹的脖子,胸部在唐迹的胸膛来回的搓揉,酥麻的感觉从乳尖穿到了大脑,开始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

最后轻咬着唐迹的耳朵,温柔的喊道:“唐少,嗯,这样舒服吗?”

青青的呻吟声传到了许清欢的耳朵里,听起来,更像是毒药,勾引着她那被药物激发的欲望,一点一点,从内而外的想。开始,许清欢也极力的安奈着自己,勉强保持着清醒。可是她的对面就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每一个动作都无比清晰的落进了许清欢的眼睛里。那个叫青青的女人也该是个情场老手了,十分懂得如何讨好男人,怎样让男人觉得舒服。

青青跨坐在唐迹的身上,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