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四)

欧阳箬搂紧怀中的凌湘,只觉得身上冰冷。地上的血蔓延到她的脚边,发出刺鼻的血腥味,中人欲呕。

周围的众人已经退后,留出一片空地来。欧阳箬微微仰头只觉得天光耀眼难当,刺得眼中一片血红,但是却是再无一颗眼泪流出。

“走走,看什么看,都站好了,楚侯爷要过来了。”有楚兵在一旁吆喝,人群复又互相推搡拥挤,间杂着胆小的宫女一阵阵尖叫。

欧阳箬静静地看着德妃至死不能瞑目的一双眼睛,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原来是立在不远处台阶上的华帝。

她无声的眼神仿佛在控诉着什么,而那个后宫唯一的男子,竟只是惶恐不安地捏着袍角,时不时与皇后低语几句。欧阳箬只觉得此刻的心从来没有如此沸腾叫嚣过。她恨不得上前狠狠在他单薄苍白的面上再添几个耳光。

若不是他,华国如何能灭?若不是他听信朝中皇后一党亲信谗言,临阵换将,如何能败得一塌糊涂?楚军劳师远征,华国有源江天险可凭,又是闻名的鱼米之国,如何能那么快地一败再败?……

太多太多地恨积在胸中,使得她剧烈地呼吸。

“母妃……母妃……”怀中的小小人儿发出像猫一样的哭叫。

欧阳箬收回目光,缓了神色,轻声哄道:“凌湘乖,不哭,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母妃,记住,我就是你的母妃!”

怀中的小小人儿抽噎几声,乌黑的大眼直澄瞪看了她几眼,竟不再吵闹。欧阳箬搂紧了她,凌湘,凌玉……都是孩子,都是孩子……

“扑!”德妃身上的刀被拔了出来,没凝固的血又喷了一地,那楚兵把刀在脚底抹了几下,一转头,见欧阳箬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他,不由恼羞成怒。

士兵上前喝道:“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一刀也把你劈了?”

欧阳箬不语,理智告诉她只要转过头去,转过头去就会无事。但她却不允许自己回过头,只是死死盯着他,眼神幽深难辨,像一汪深潭,看不见底下的汹涌暗流。

“你敢再看,老子还怕了你不成。”那楚兵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心头一阵焦躁,把那柄血迹未干的刀又横在她面前。

欧阳箬幽幽低下头,那楚兵只道她只是一介妇人,到底还是害怕,便得意淫笑道:“不用说刚才那不知死活的女人,就算是皇后,老子也一样杀。不过你这小美人,嘿嘿,只要求求老子,说不定便放你一马。”说罢一只沾着鲜血的手就伸来摸她的脸蛋。

“啊!”一声杀猪般的叫声猛地响起,那楚兵满脸惊诧地捂着胸口,只见一截玉簪斜在他胸口上。一旁的欧阳箬苍白着脸,没有玉簪固定的一头青丝倾泻而下,素白衣上满是鲜红的鲜血,斑斑点点,犹如冬日盛开的一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