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乱(一)

围在一旁的一群人,哗啦一声撤了开。让开了一条小道。欧阳箬转头望去,只见一位魁梧俊挺的男子正立在乾元殿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一众人,身上黑衣玉冠,仿佛是不经意来此地闲庭信步,倒是身后跟着一群甲胄分明的武将,个个面上肃然,气氛紧张。

他就是楚定侯罢。欧阳箬心道。身旁的楚兵忽然扑通一声,忙跪了下去,周围众人如梦方醒,似风吹草折,一片一片地跪下。连华帝也忙携了皇后躬身行礼。

欧阳箬缓缓收回捏得紧的手,牢牢抱定怀中的帝姬,静静立着,幽深的眼眸直直盯着他。楚定侯面上不动声色,一双眼眸淡淡扫过她的面上,见她一双幽深的妙目直盯着自己瞧,也不知回避,怀中一团绯色小小人儿,她似母鸡护雏般紧紧抱着。

许多许多年以后,当欧阳箬回忆起当时###第一次相遇,她便常常陷入记忆中的恍惚,仿佛还记得那日刺鼻的血腥味呛在她的胸口,吸不进去,也咳不出来。

而他,冷淡地立在台阶上,眼中没有用她意料中志得意满的胜利者的蔑视,仿佛她的站立的倔强不屈只是平常。

两人静静对视片刻,交汇处暗潮涌动,一个是高高在上,权倾天下的男人,一个是心有仇恨,怒火滔天的女子。他的冷漠与铁一般的意志在冷冷回应着她的注视。

欧阳箬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渐渐沉重,仿佛也承受不了如此紧迫的气息。

楚定侯神色未改,只是不语。一旁的内侍眼见不对,正欲上前呵斥,楚定侯却忽道:“算了,随她罢。”内侍面上惊讶,但随即敛眉不语。

楚定侯收回眼光,环视一圈,目光落在一旁的华帝身上,扯出一丝微笑上前道:“华国公免礼,真是折杀了楚某。”

华帝唯唯喏喏,似乎说了一句不敢,却是惊了一身的冷汗。楚定侯只随口问他几句,便回头对身旁的内侍道:“靖才,晚上宴请有功将领你吩咐下去置办,是否都准备妥当了么?”

李靖才是从小跟随楚定侯的,深知他的脾性,当下不慌不忙道:“侯爷放心,已经吩咐下去了,各位将领也都正准备开怀痛饮一番呢。”

楚定侯面上带笑,平日严肃深沉的面上也缓和了许多。华帝只觉得压迫在身上的压力顿时少了几分,也顾不得心中那点羞辱感,只连连说着一番歌功颂德的话。

楚定侯心中鄙夷,却不露声色,只出于礼貌地应和几声,便扭头又对李靖才道:“吩咐下去,今日宴饮不得从中生事。有无故生事者,军法从事!”

李靖才忙点头答应,忽然见楚定侯眼光又不由扫向人群中一位素衣女子,那女子神情冷傲地立在一群凄惶的后宫女子中,犹如鹤立鸡群。心中顿时了悟,正要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