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二)

“姑姑,为本宫更衣吧。”话才出口,便隐约听到外边震天的哭声。欧阳箬面色一变,宛蕙心思灵活,忙遣了个小宫女出外打探。

不多时,那小宫女便白着脸进来:“启禀娘娘,是……是楚侯爷下令,三品以下的世妇都除钗除服,立刻押解去楚国,她们,她们都在哭……”

欧阳箬白了白面色,与宛蕙对视一眼。两人在对方眼中看到震惊。

“为何那么快……”一向镇静的宛蕙也忍不住冲口而出。欧阳箬强自镇定下来,摸着到了塌边,定定地坐下来,忽然冷冷地笑:“他是怕。”

“怕什么?”宛蕙好奇地问,话才出口,又觉不妥,不敢再问。

“他怕什么?”欧阳箬定定地道,语气中有掩不住的尖锐:“浩夷被围了大半年,城中的粮食早就匮乏,他们这群虎狼之师一进来,哪里有我等老弱妇孺的份。自然是早早押回楚国,说不定在路上死上一批,就更好了。”欧阳箬冷冷的话在空荡荡的内殿里飘荡。

是啊,死上一批就更好了,这样就可以少吃很多很多的粮食,很多很多……

冰冷无情的话让地上跪着的小宫女呜呜地哭了起来。她们这些华国宫女,终日不出宫门,如今却要一步一步挪到异国去,几千里路下来,不死也剩半条命了,真真人比草贱。

凄凉的哭声惊醒了尤自出神的欧阳箬。

“你哭什么?”她被哭声扰得心凉,忍不住问了一句。

“娘娘,奴婢不想死。奴婢不想离开这里。”那小宫女泣道,殿外似有人也跟着压抑地哭。

灭国的乌云根本没有散去,而这只是个开始。

欧阳箬坐在塌上,面上木然。

不想死,不想离开这里……

谁会想死,谁又想要离开这里?!

“皇上!臣妾不想走!……皇上,皇上……”又一个上前哭叫的嫔妃被凶悍的楚兵拖走。

华帝明黄的袍角已经被撕扯得破烂,楚兵拖走的那个嫔妃,临去的眼神还死死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绝望!满满的绝望!

他跌坐在楠木雕龙椅边,木然地抬头望去,阶下的妃嫔早已经抱成一团哀切地哭,谁也没有理睬他是否端坐依然。

华帝苍白的面上,冷汗淋漓,死灰一片。永华殿外是林立明铠铠的铁胄刀剑。殿内拿着卷册一边立着的内监手抖如豆筛,好半天才念出一个名字。

名字一出,又是一个尖声哭叫的妃子拼命往人群里躲。

凶悍的楚兵哪里会放过她,只把她拖将出来,行到华帝身边,那女人死命挣脱了开,死死扑在他身上,仿佛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尖声哭叫在他耳边炸响,照例是一番挣扎拉扯,然后,木然地看着那女人被拖走。

这是###第几个?

十一,还是十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