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二)

“父亲没说什么。”卫云兮淡淡地回答。

  慕容修看着她谨慎的表情,不由薄唇一勾,猛地拉过她捏住她精致的下颌,深眸中浮起浓浓的嘲讽:“他居然不说什么?难道他不就是为了攀龙附凤才想让你嫁给太子吗?”

  卫云兮冷冷与他对视,猛地拍掉他的手,后退一步冷笑:“殿下想要让我父亲说什么?说自己瞎了眼看错人吗??”

  慕容修看着浑身戒备的她,懒洋洋坐回椅上:“总之你的父亲一定会来找本王的。到时候本王与他有很多可以谈的地方。”

  谈?!这就是他娶她的另一个目的?卫云兮警惕地看着他:“谈什么?”

  慕容修却已不愿再说,看了她一眼,走出房门,丢下硬邦邦的一句:“这不用你来操心。”

  他说完已大步消失在夜色中。卫云兮看着他的身影消失,这才长舒一口气。她坐在椅上只觉得后背的冷汗湿透衣衫。慕容修此人实在是太过深沉,她根本摸不清他想要做什么。

  夜渐渐深了,她却依然了无睡意。以后该怎么走下去?仿佛有一团迷雾在眼前遮着,再也看不分明。是时候要好好去请教一个人了。卫云兮暗自下定决心,这才宽衣入睡。

  ……

  卫云兮在王府后院中就如一个透明人,没有人问津,更没有人献殷勤。偌大的后院中空荡荡的,一人用膳,一个人赏花赏景,闲得可以令人发疯。所幸王府管家还算有求必应,拨了一个丫鬟小香给她。慕容修似乎很忙,自卫云兮那次回门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就这样过了几日。卫云兮一日找到王府管家,客气地说道:“王伯,今天下午我想去水云观中上香祈福,不知能拨一辆马车?”

  管家王府看了卫云兮一眼,经过几日相处,他亦觉得卫云兮温柔大方,无形中对她的鄙夷也少了几分:“娘娘要出府上香自然可以的,小的这就去准备。”

  他说罢退下。卫云兮长吁一口气,看来慕容修除了不屑她之外倒是给了她很大的自由。

  到了下午,车马备齐,卫云兮带着丫鬟小香向水云观中而去。

  水云观是尼姑庵,在城西一处僻静的半山上。如今四月天气,春光晴好,一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了山间,沿路山花烂漫,小香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小丫头,一路游玩得大呼过瘾。

  卫云兮看着她在自己身边蹦蹦跳跳,心中黯然。从记事起自己何时有这般开心快活过?往昔的记忆模模糊糊,只知道自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的明珠,可偏偏开心的事都记不得。余下的能记住的都是那么晦暗血腥,萦绕不去。

  她慢慢走上水云观的石阶,正在这时,远远听到嬉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