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护士见任海涛的身子微微弯着,一动不动,怔了下。

手术室的麻醉师、护士都戴着各式各样的花帽子,而来任海涛则戴着一次性蓝色无菌帽。像是掉在羊群里的一只黑色牧羊犬,看一眼就知道是外来人员。

而今天鹏城人民医院最大的事情是吴老师携医疗组来做示范手术,这事儿主任、护士长都快把耳朵说出茧子,见面之后一定要礼貌、客气,不管看见谁、不管年龄大小,一律叫老师。

然而这位年纪很大的老师爷太奇怪了……

不是应该在手术室的走廊里打个招呼,然后外来的老师就拎着拉杆箱一路走出去么?他要是有礼貌的就和自己打个招呼,没礼貌的就像是没看见一样,这都不是问题。

而眼前这位“老师”,态度何止是礼貌,简直有些谦卑。

小护士问好,任海涛习惯性的微微躬身,然后忽然一动不动。要不是他一直低着头,小护士还以为自己哪里走光了。可是他这种样子,不像是打招呼,倒像是——和遗体告别。

“任老师?”

麻醉科的副主任也觉得奇怪,招呼了一声任海涛。

“别说话。”任海涛低声说道。

“……”麻醉科的副主任怔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手术室的气密门关闭,里面机器轻微的嗡鸣声消失。任海涛猛然直起身,走到气密门外,用脚点开门。

“任老师,怎么了?”

“不知道。”任海涛说道,“里面是什么手术?”

“胸腔镜下肺段切除。”麻醉科的副主任随即说道。

他是人民医院麻醉科的接班人,负责排台,今天的几台手术心里有数。

任海涛打开气密门,见有人看自己,他的腰马上弯下去,脸上习惯性的堆满小意的笑,略显卑微。

一看他戴着蓝色一次性无菌帽,做手术的人也都知道是外来的老师。有人打招呼,更多的人则专心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根本不理任海涛。

扫了一眼里面的机器,任海涛有些疑惑。

患者刚刚摆左侧卧位,麻醉师的助手在整理输液管道,麻醉师正坐着写麻醉记录单。

术者站在阅片器前最后一次看片子,助手刚刷完手,双手举在胸前,准备消毒、铺置无菌单。

整个画面没什么问题,像是一台机器似的,运转良好。

可是刚刚自己听到的诡异声音到底是什么?任海涛皱着眉回忆不到分钟前和小护士打招呼时的情形。

自己和麻醉科的医生一边走一边吹牛逼,说吴老师的厉害,正说的心情畅快,这个术间里出来一名护士。看见自己,她站在气密门前,说老师好。

本来应该打个招呼就走,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