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皇妃做事情时很冲动,有时候也容易得罪人,但不代表她真的愚蠢,以前她是觉得楚潇潇人还不错,所以和楚潇潇结交很多,但接触下来才发现,楚潇潇是包藏祸心,这种人不远离还留着干嘛。

而楚潇潇的不识趣让她也反感,要说之前两人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那么现在的大皇妃只想远离楚潇潇,而且是越远越好。

楚潇潇心中多少有些不服气,但还是讨好道“皇妃先前真的是我错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生我气了,苏半夏的用意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吗?天天进宫讨好皇后娘娘,谁知道她在娘娘面前说些什么,还有你之前说了要帮我的,我真的很喜欢司南烛,若是我成了皇妃……你也多一个助力啊。”

若是以前,大皇妃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心动,但在楚潇潇来之前,大皇子才警告了她,而且她也想明白了其中关键,苏半夏不管多受宠,年后都是要离开的,下一次回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司南烛也没有争皇位的心思,那么,苏半夏就不是她的仇人。

既然不是仇人,以后还有可能成为一家人,干嘛为了楚潇潇得罪苏半夏和司南烛,以前是她愚蠢了,没有想明白其中关键,现在想通了也不晚。

看着楚潇潇嘲讽一笑道“你成不成助力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现在是我的麻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惹出来的那些事情,你稍微出去打听打听,这京城的上上下下的人是怎么评价你的,你喜欢司南烛是你的事情,想要我帮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还有,司南烛的想法若是能轻易改变,你也不会求到我面前了,就连父皇和母后都护着苏半夏,你凭什么以为我能改变司南烛的想法,再者!你真的比不上苏半夏,若我是男子,我也会选择苏半夏不会选择你,知道为什么吗?”

楚潇潇震惊的看着大皇妃,万万没想到大皇妃会给出这样的评价。

“为何。”嘴唇被她咬出了鲜血。

心中的不平静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居然连大皇妃都不看好她,为什么?

大皇妃淡淡的瞥了一眼楚潇潇,道“身份尊贵算什么?在你心中你是丞相之女,虽说苏半夏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份,但仅凭她深受父皇母后喜爱就够了,她想要什么身份没有,如果她开口,郡主都能给她,还有夜神医什么人,他看上的女子能简单,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身份恰恰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司南烛是不是喜欢你,我可听说司南烛拒绝很彻底,你在这里和我说这些没什么意思,我和大皇子都想好了,不会过问你的事情,从今以后都不会。”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楚潇潇已经笑不出来了。

摇着头,苦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