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心中济通方丈无疑是最睿智的那一个。

但此刻的济通方丈却给人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方丈你能不能不这么草率。”

司南烛皱紧眉头,是真的不想孩子卷入这漩涡之中,他一直躲着不想回到盛京城,就是不想有各种试探。

济通方丈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看向了苏半夏道“不是你们就是孩子,再者,你们也不能为孩子做决定,假如孩子喜欢权利呢?你们只能代表你们的想法,并不能代表孩子的。”

这话可以说,是说得毫不留情的。

皇上也道“南烛你不喜欢权利我不管你,但若是我的乖皇孙喜欢呢!”

苏半夏很不服气道“那假如我生的是女儿呢?”

济通方丈突然笑了道“女儿肯定有,但我肯定你怀着的是双生子,而且已经有了。”

这不过十来天时间能准?苏半夏心底的那一股子不服气开始升腾“方丈在别的方面我都佩服你,但这件事我怎么都不信,怎么可能你说是双生子就是双生子。”

她只是感觉越听越玄乎,还没有孩子呢,就说她怀着的是双生子。

夜神医突然道“我相信济通,好了你们两个也别争了,这屋中的人难道会害孩子不成,我们也会尊重孩子的想法,如果孩子不愿意也就罢了,若是他愿意你们也不能随便阻拦。”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半夏和司南烛也不好说别的,毕竟夜神医说的都是真的,这屋中的人都不可能害孩子。

回去的马车上,济通方丈和夜神医都被留在了宫中,所以只有司南烛和苏半夏。

苏半夏忧心忡忡道“若是真如此我们该当如何?”

她现在很担心孩子的未来,说真的,她真不想孩子卷入这些争斗中。

倒是司南烛想得要多很多,安慰道“父皇和母后说的对,他们不会逼迫孩子,你也知道父皇和母后很喜欢我们,一直也偏袒我们,这段时间我和二皇兄走得近,也仔细了解了二皇兄的为人,他只是比大皇兄适合一点而已,要说真正能当明君的真没有。”

司南烛也是有自己的私心,他帮助二皇子仅仅是想百姓日子好过一点。

苏半夏忧心忡忡,满脑子想的都是孩子的事,心底还是接受不了孩子被随便安排命运。

靠在司南烛的怀中,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过了许久长叹一声道“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她有时候在想来到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但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今天发生的这些事让她深思,按照济通方丈的说法,她已经怀上了孩子,而且还是双生子,一切这个月就能见分晓,至于孩子想不想坐上皇位,她的确不好为孩子做决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