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令人发指的该死的魔幻的音乐,究竟是怎样的鬼才才可能弹奏出来?

如果是难听也是一种天赋。

那么这个叫做李诺的天杀的王八蛋一定是这天底下不!是圣书楼建立、大唐国建国以来不!是这片土地有史记载的整整五千年以来最最最他妈的天才的天才中的天才!

今年的乐科将成为在场的一百多号人一辈子的黑暗痛苦回忆,它绝对是大唐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就算是过五千年也绝对不可能有人与之媲美!

看那!看那!离得最近的长教们和考生们已经昏迷了好几个,快来人抬走抬走。唉?门口的黑甲军的短剑还在,为什么人不见了?院长大人,院长大人,您快醒醒,您快看啊,太阳怎么变黑了?咦?不见了!不见了!太阳不见了!世界末日啦!

由不成已经从椅子上摔倒在地,没了动静。李否两手抵住耳塞,但离得太近效果甚微,说道:“祖师在这设立阵法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黄助教再也忍不住,拼命站稳,大步冲去,接着一记手刀落在那个浑然不觉的混账的颈部。

啊!

原来惨叫声也可以这么好听吗?

这也许就是天籁之音吧?

“乐科中止!”

静心园内清心阁。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蔡院长刚醒不久,被气的不轻,在椅子上大喘气,不时地拍两下桌子,说道:“我要取消他的资格,如果让他留在这里会成为圣书楼的污点,要出大问题!”

黄助教当时离得很近,还没缓过神来,眉头紧皱,说道:“院长注意身体,莫要太动气,况且这不合规矩。”

“这还管什么规矩不规矩?”蔡院长激动说道:“乐科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因为难听而被中止,五日考科的变成六日,他就是场大灾难!太可怕了!”

考科分五日,这持续千年的传统,自然不会是随便定下的。大唐国和圣书楼这些年过的并不算太平,与鼎盛时期相去甚远,而今乐考被迫中止,年老的蔡院长难免将其视作不祥。

李否早有准备,带了耳塞,因此受的影响较轻,已经恢复。也许是出于心虚,他一直没有说话,默默站在旁边,这时才出声,说道:“可这恰恰是证明了他的才能,他能弹出史上第一难听的曲子,也就意味着他是史上第一的天才,祖师留下的清心阵不就是为此而在的吗?”

大学院内有圣书楼开山祖师所布下的大阵,或许是历史太久远,大阵真正的名字并没有被流传下来,因为阵法的阵眼就在清心阁,所以叫做清心阵。

清心阵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便是为圣书楼挑选修行人才。

清心阵会与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