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城堡之后,风苒和白沐寒跟着查尔斯走了暗道上了楼,到了二楼的起居室,风苒看见拉吉尔正在跟欧阳法对峙。

风苒看着里面剑拔弩张的架势,撇了撇嘴,“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要不……我晚点再过来?”

拉吉尔眼神微眯地看着欧阳法,却是对着风苒说话,“你们先做一下,我跟你欧阳老师还有话要说。”

“我没话跟你说!”欧阳法看着拉吉尔的眼神像是压抑着什么,眼球充血,看着很激动。

风苒默默地拉了一下白沐寒,走到角落的小几那坐下,默默地开始吃东西。

风苒其实知道,欧阳法看她并不顺眼,多少跟拉吉尔有点关系。

她在华国阴差阳错救了拉吉尔,改变了上辈子的轨迹,以至于这辈子很多事情都变得有点不太一样了。

拉吉尔这个人,不是个天生的同性恋者,甚至你不能说他是个绝对的同性恋,他这个人,喜欢魅力的事物,对其实不强,他跟欧阳法幼年相识,但也不是最开始就认定了喜欢这个人的。

他们这种人,生长的环境太过于复杂了,导致他有点天生的冷情,对谁都是含着戒备的,对谁都不算信任,他觉得自己的身边除了利益和算计,其实是不该有真行存在的,所以,越是认识的人,越是不会相信对方的亲近是别无所图的。

风苒上辈子就见过,欧阳法腰侧有刀伤,那是刚认识拉吉尔的时候为他挡的,欧阳法的小腿腿骨曾经因为从山崖上摔下去导致了严重的骨折,甚至差点赔上一条命,那是为了救拉吉尔摔下去的……这样的伤,风苒上辈子听欧阳法说过很多,但这辈子,他从不会跟风苒说这些。

若是说,欧阳法是用性命换得的拉吉尔倾心相互,那风苒凭的大概就是当初在华国街头遇见拉吉尔的时候耍的那点小聪明了。

对拉吉尔来讲,欧阳法对他的好是真的,但风苒对她的好,更加干净些。

至少对拉吉尔来说,当初风苒出手搭救他的时候,风苒对他一无所知,所以,那时候的风苒救他是没有目的性的——不是因为他的财富、权势、地位,或者他那张脸。

因为风苒看他的眼神,只有着无奈和同情,去没有。

自从卡米拉死后,他很久没见过那么干净的眼神了。

所以,风苒对他来说,确实是很特别的存在,他欣赏她,虽然,这里面与男女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心思,风苒猜得到,多少有些心虚,只因为她当初在华国的街头,之所以会捡他回去,并没有他想的那样心思坦荡,她从第一面,就知道他是谁。

只是,有些事情,就算心里明白,她也不会说破,这世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