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师兄,材料已经用掉了,还不了了。”

齐鸣闻言,摇摇头道。

“你说什么,一个晚上你就将价值上百万两银票的材料练废了,你这个废物,今天你要赔偿我们的损失,否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闵静双眸喷火,怒气冲冲的骂道。

“这……”

蒋飞也是一脸苦笑。

他这是自找的,怎么会相信一个炼器学徒能帮他炼制银光分水剑呢?

“蒋飞师兄也是这个意思吗?”

齐鸣目光直视蒋飞,冷笑道。

“他当然是这个意思,你今天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蒋飞一句话没说,都是闵静代言。

不过蒋飞的沉默也说明了他的态度。

“一百万两银票我还是拿的出来的。”

齐鸣随即揶揄一声道。

“那就拿出来。”

闵静闻言,面色一喜。

蒋飞也面有喜色。

只要能拿回一百万两银票的损失,他也不亏。

“不过,我可以给蒋飞师兄两个选择,是要一百万两银票,还是要银光分水剑。”

齐鸣面色平静似水,目光古井无波,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你说银光分水剑?难道你炼制出来了。”

蒋飞闻言,面色大变,惊讶道。

“飞哥,别听他的鬼话,就是炼器大师也不可能一晚上就炼制出银光分水剑,他一个炼器学徒怎么可能炼制出来。”

闵静连忙劝说道。

“这……”

蒋飞面现犹豫起来。

“蒋飞师兄,选择权在你手上,你怎么选,我就给你什么,绝对不会让你亏。”

齐鸣随即笑着说道。

银光分水剑价值不在两百万两银票之下,若是蒋飞不想要,他乐得赚一百万两。

“飞哥,快说要一百万两银票。”

闵静焦急的催促道。

蒋飞则死死盯着齐鸣,见齐鸣面色从容,不像说假。

而且他上次确实看到齐鸣熔炼手法超凡。

所以他决定相信齐鸣一次。

“我要银光分水剑。”

蒋飞咬咬牙道。

哪怕选错了,他也认了。

“你这个白痴,我怎么选了你这个男人,一百万两银票不要,要一堆炼废的垃圾。”

闵静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蒋飞听到闵静大哭,心中也有一丝后悔,正准备反悔之时。

齐鸣就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三尺长,银光灿灿的长剑。

长剑上还有水波状的波纹。

赫然是银光分水剑。

而且剑气逼人,比玄级上品玄兵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这……,这是银光分水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